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乾州书苑

又见林红柿丹 秋梦甜

发布时间:2019-11-15 14:27:01  浏览次数:

文: 董平

来源:《新版大秦文学》

深秋十月,柿子红了,乾州一地丹秋。

放眸乾陵以北,山山峁峁,沟沟坎坎,蔚蓝的苍穹下,林红漫天,火红的柿子像一树树小太阳,红红的,艳艳的。一片片火红的柿叶灿若晚霞,红红的果实,在瑟瑟的冷风中,坚守着满含深情的初衷。鸟儿们叽叽喳喳,呼朋引伴,一枚枚柿子笑脸回眸,灿若丹霞,醉了夕阳,红了山水,也映红了庄稼人的脸颊,点亮整个村镇和厚实的黄土。漫山遍野的太阳,燃烧着乾州人的豪情。

家乡有句老话:七月核桃八月梨,九十月柿子红了皮。阳峪镇从古到今都以出产柿子闻名,犹以品种好,口感甜而驰名全国,也亮着乾州人的名片。历经代代人选植,农家房前屋后,院落路旁到处都栽种柿树,老柿子园,新柿子园遍布各个村组,蔚然成风。每到秋季,那一树火红,象乡村暗夜里点燃的火把,点燃着人们生活的希望。象秋天的眼晴,明媚闪烁,红柿般甜蜜的日子,总是在辛勤劳作之后,不经意间到来,为这充满风霜的季节,增添着幸福的喜悦和光彩。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时令正是收获柿子的季节,满树的柿子玲珑剔透。置身红色的海洋,柿园里尽是欢声笑语,树上摘的,树下接的,剪把的,往回运的,忙碌有序,相互打听那家收的价钱高,柿园成了欢乐的海洋。一家人从小孩到老人都忙于其中,那童话般的柿子树下,藏着秋天里最美的诗意,连夜晚的梦都变得甜甜蜜蜜。


新修的水泥路宽阔平坦,四面八方商贾云集,收够摊点密布,门店处处皆是,大小车辆络绎不绝,一车车装好的柿子从这里发出,运往全国各地。果农客商谈斤论价,公平交易。沿312国道冯市段公路两旁,象红色的海洋,每个收购大篷里,红彤彤的柿子象霞光落地,映红了装箱的女人们笑意盈盈的脸庞,庄稼人把炙热的情怀和沉甸甸的喜悦摊开在街头村口和农家小院。多彩的季节,赏秋观光的游客摩肩接踵,喜上眉梢,甜在心里。

四季轮回,春华秋实,柿树沐浴阳光,经历风雨,从绿萼初绽,到长成青果,吸取天地精华,直到寒霜降临,修成正果。从曾经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到今天的硕果累累挂枝头,走过寒来暑往,让忍耐和毅力变成花团锦簇后生命的最后沉淀,果实里渗透着家乡的人们辛勤的汗水和鲜红的血液。

站立在老柿树下,一阵清风拂过,柿树摇曳,看着家乡如画的美景,任秋风拂过脸颊,任阳光穿透发丝,眼前的空气,似乎也弥漫着红色的甜蜜。吃一枚柿子,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多少曾经的乡愁在暗夜里辗转,多少寥落在屋檐下疯长。梦里紧紧抓住老村那些尘封的往事,眷顾着家园老去的炊烟,父辈们每年到柿子成熟季节就发愁,销售不出,常拉起架子车带上干粮,披星戴月徒步西安,咸阳,兴平卖柿子,忍饥挨饿,餐风露宿,双脚磨得血淋淋,汗水浸透单薄的衣衫,晚上睡在架子车上等天明是常有的事,甚至有人为卖柿子送掉性命,此中艰辛,只有柿乡人最懂得。而今家门口就摆摊设点,有来往的车辆,盛载着丰收的喜悦。

时光煮雨,我们在风雨里前行,走过了一季一季的花开柿红,感恩岁月,新农村正在建设小康。柿子商品化发展前景远大,我也栽种了二亩柿园,长得枝繁叶茂,看着柿子由青变黄,随之变红,由春天绽芽,炎夏叶茂到秋天成熟,树上结出一嘟噜,一疙瘩,一串串玛脑一样的红柿子,晶莹剔透,惹人怜爱,一种自豪满足感由然而生。树树红的热烈,象攀起生命鲜红的旗帜。

常在柿园内锄草,仰望那红红的柿子,像仰望满天的繁星,令人心旷神怡。柿子红了,劳作时顺手摸个最软的解渴,皮用手一撕,轻轻一吸吮,甜甜润润,口齿留香,黏黏甜甜的,喜悦和欢乐的感觉油然而生。

每到秋天,我就有一种火热的情愫。我喜爱柿子,它曾经填饱我饥饿的肠胃,甜蜜了我的童年,不知多少回母亲烙的柿子馍,父亲做的柿饼,温暖和滋润着我的记忆。村中的树至今还刻着我儿时的癫狂,栓挂着我少女时柿子般粉红的梦想。

我喜欢柿子,它供养了我的少年,母亲曾用卖柿子的钱,支持我求学的愿望,并为一家人换得油盐酱醋,补贴贫困的生活。

我钟爱柿子,柿子树耐旱耐风霜雨雪,顽强地生长,每当秋露染霜,它便结出累累果实。它象极了乾州人热烈奔放的情怀,和一颗对生命的挚爱。

墙头累累柿子黄。秋意渐浓,一树树柿子,点缀了秋天,温暖了季节,摇曳着星光,羞红了黄昏的灯盏,甜蜜了乾州人的梦想。

家乡的柿子红了,我愿用生命的绿色相守,修炼绝世的丹红,经历春夏秋冬,磨砺风霜露冷,醉在这怀揣思念,满含深情的世界。相约下一个秋天,在这片希望的田野,共同拥有梦的甘甜,拥有秋的收获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