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乾州书苑

【袁富民原创】点炕

发布时间:2019-11-21 18:13:28  浏览次数:

我出生在上世纪40年代,现在人们时髦的说法叫四零后。

童年的时候,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冬天特别冷。因为穷,穿的特别单薄,买不起一双手套,母亲用手片大的两块土布装上棉花,缝制成一个护手背的护手,用带子绑在手背上,就是手套了。遇到刮风下雪,风卷着雪花直往脖子里灌。住的房子又破旧不堪,椽头的马眼进风,纸糊的窗子进风,门下的猫道也进风,无风酷似冰窖,有风洞若凉亭。我们一家五口人睡一个炕,炕上铺一张席,席上只铺一块毡,毡只有席的四分之三大,周围一圈没有毡,只是光席。全家盖一个被子,不烧炕怎么过冬?每年冬天我的手脸都要冻肿冻破,流血化脓。那热炕给了我多少温暖!从学校回到家,爬上热炕,冻僵的手脚暖化了,痒酥酥的舒坦,简直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

炕是用黄土加上麦草泥打成的炕坯盘的,房内留着炕门,是用来塞柴伙的,烟筒则留在房外,是出烟的地方。

乾县人把烧炕叫点炕,把往炕里塞柴伙叫煨炕,把炕里的柴伙点燃叫引(读yin印)炕,点燃后用扇子扇火叫扇炕。姐姐出嫁以后,为了不让母亲太过劳累,我从小就学会了点炕。

那年头,不但缺吃的穿的,还缺烧的。为了有柴伙点炕,我每年暑假都要下沟捉柴,一天捉一背篓青柴,一个暑假摞一个大柴摞。平时还要提着笼去野外拾粪,那时运输、耕田、拉磨、拉碾都用牲口,到处有牲口的粪便,我就把牛粪,马粪,驴粪拾回来晒干,这是煨炕的好原料。烧炕时先把柴伙塞进炕筒,用灰耙通匀,角角落落都通到,点燃后,等火烧到七八成,用灰耙(烧炕拨火的木棍)镇压,再把干粪或衣子煨上,这样烧的炕能耐一整天。

说到“衣子”,恐怕现在的孩子就不懂了,乾县人把柴草末子叫“衣子”,每年深秋或初冬,干草或枯叶被踏成碎末,人们用扫帚去扫柴草末,叫“刷衣子”。刷来的衣子是炕煨的好原料!点炕时煨上衣子就很耐实。

点炕的柴草最好是干柴,湿柴伙会沤烟,我最不能忍耐的是点炕时怄的烟,头埋到被窝还流泪,呛得直咳嗽!但为了睡热炕也只能忍着!

炕有时烧得太热,屁股烫的受不了,就用灰耙把炕席支起来。不小心会把席子烧着,还会酿成火灾。柴伙煨的少了,睡到半夜就凉了,还得起来再点一次。我最不愿意半夜从热被窝爬起来点炕了。

烧炕时,我还会给炕灰里埋一块馍,一个红芋,一骨朵蒜,或烘一个冻硬了的柿子,等一两个小时扒开灰一看,馍烤黄了,红芋烤熟了,蒜烤软了,特别香!冻硬了的柿子也软软的热热的,特别甜。

冬天虽然冷,但还是很喜欢冬天,喜欢下雪。放寒假了,没有作业,也没有什么补课班,除了帮家里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儿,就可以疯玩了。下雪的日子我们一群小伙伴会在场院里扫一块空地扣麻雀;会在雪地里追兔子;会抬着梯子到沟边的窑洞里掏鹁鸪;会到漠谷河里去溜冰。。。。。。风残雪厉的严冬却给了饥寒交迫的孩子们很多的快乐和憧憬。玩累了,就钻进热被窝看小人书。因为冷,热炕就留给了我们太多的回忆和怀恋。

如今土炕很少了,年轻人都睡床,用电热褥,电热毯,电暖气,空调,壁挂炉。农村还有炕,改进了,不用泥土做的炕坯,用水泥板,下面放蜂窝煤炉子,干净,热乎。听说现在禁止烧炕,说是防止污染空气。这样一来,烧炕就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时代在变,人们的生活条件在变,生活习惯也在变。

这个冬天不算冷,我就蜗居在我的书房里,开着暖气,读我喜欢的书,写我想写的文字,或是上网,浏览文朋诗友的作品,享受这一份温暖,这一份惬意。累了,藉在沙发上,半闭着眼,回忆儿时的冬天,竟觉得晚年的生活过得这样的舒坦而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