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件详细

信件内容

提交人 康**
提交时间 2019-11-04
信件标题 杨胜利以敲诈勒索致康伟党冤死
信件内容 现有一桩冤案已经过去6年多,直至今日一直未有结案,犯罪嫌疑人仍逍遥法外,这对家属而言无疑是一种扎心的煎熬与摧残。 犯罪嫌疑人杨胜利(身份证号码:610424197611263212)以下简称杨某,受害者康卫党(身份证号码:610424198811113176),以下简称小康。 事发经过如下: 杨某持刀恐吓、逼债,迫持使乾县一24岁小伙被逼无奈喝下农药,杨某亲眼目睹小康喝农药全过程,期间没有任何劝阻,喝药后没有及时送院救治,任凭小康扯破喉咙呼喊救命,杨某铁石心肠般且无动于衷,小康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拨通赵一博、康建峰等朋友电话将其送往姜村镇仁济医院救治,当晚镇医院因病情严重不予治疗,直接转往咸阳215医院,在医院经抢救治疗20多天后,身体内多项器官坏死致使其死亡。 该惨剧发生时,小康才年仅24岁,育有两个年幼的儿子,在小儿子还不到一岁,他却被逼的逼的不丢下年迈的父母、亲人和两个可爱的儿子撒手而去。   2013年12月1日下午6时许,小康的家里一片悲伤,小康的离去让这个家上演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大厅里的遗像中,穿着西装的小康年轻而又阳光。院子里,小康4岁的儿子在大人中间跑来跑去,稚气的脸上挂着不合时宜的笑容,小家伙似乎并不知道爸爸已经永远离开了他们。  在村民眼中,他家的日子过得红火,让不少人羡慕。然而,这一切都在他认识杨某后彻底改变。杨某也是姜村镇人,常年在乾县各地设赌局"推牌九"。赌局不但有看场子的、放哨的,还有专门接送客人的。2012年冬季,小康开始给杨某的赌局接送赌客,一次可以挣一两百元。杨某看到小康的机灵能干,各种利诱小康到自己那里去帮忙看场子,少不更事的小康以为自己遇到好人了。人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这种人在一起,慢慢的小康也自己在那玩,好像也赢了一些钱。而在这个过程中,小康和杨某的关系也进一步发展,成为“赌友”。之后,杨某和别人发生赌债纠纷躲了起来,结果别人逼着小康说出了杨某的住处,找到杨某后将其打伤。出了这档子事后,杨某虽然表面上还像以前一样对小康,却不断给小康“找事”威逼、恐吓,各种要让他弥补自己的损失,赔偿2−5万元。无奈,小康只得选择离开杨某。 杨某毕竟是混社会的,几次三番找人和小康“说事”,让小康拿两万元把事了了,小康想尽快跟这种人撇清关系,就答应了杨某的无理要求,双方还签了协议。天真的小康本以为噩梦会就此结束,谁曾想,杨某一没钱仍不断找小康要钱,感觉杨某就是个无底洞。  据小康在医院回忆,2018年11月12日晚,他在礼泉一个场子赌博,杨某带着5个人手持长刀开车把他拉到了姜村镇,让小康去找人借钱。杨某威胁小康:“如果拿不出两万元,就弄死他。”无奈,小康只得去镇上的朋友那去借钱,但是接连找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借到钱。最后,在一个同学开的农药门市那借钱时,趁着同学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小康从柜台里拿了一瓶“百草枯”农药揣到身上。回到车上后,杨某见状还一再恶言相逼,小康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拿起药瓶,说:“再逼我,我就喝药了。”再这样的情况下,杨某始终没有善罢甘休,一而再的激怒小康,小康拿起农药瓶就朝嘴里倒了下去。就在此刻,杨某把小康扔在黑漆漆的路边,自己开车跑了。大约半小时后,接到小康求救电话的朋友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从现场的农药瓶看,小康差不多喝了半瓶农药。 2018年11月30日,因为喝药太多,加之抢救不及时,年仅24岁的小康离开了自己的亲人与孩子,撒手人寰。   记者从乾县公安局梁村派出所了解到,接到报案后,警方已经控制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目前,此案已经移交给刑警队办理。 事发至今已经过去了6年多了,我们一家人过着度日如年,万分悲痛与思念的生活,而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未能抓捕归案。这无疑对我的家庭,我的父母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母亲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老年疾病,常年心情不好,病情也不太稳定。各种等待未果的情况下,我随父母于2018年3月20日去了乾县公安局,各种找相关人士,各种相互踢皮球,后来我妈去了信访,接待的是信访副局长何局,说是给我们解决问题,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多月,还是未能得到任何回复,回来几经周折又找到了王政委,王政委让梁村派出所胡所长(电话13098105666)处理此事,当时胡所长给我打电话说让给他一个月(打电话当天是2018年5月15日)时间,他肯定给我个满意的结果,我说我也不为难你,我给你两个月时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没有主动联系过胡所长,之后我给胡所长打了三次电话,他都给我说他问后给我回复,一直未曾给我回过电话,2018−7−2日我又打电话,他就说让我回去他当面给我说,我说我回不去,完了我让我爸去的梁村派出所,他给我爸的回复是王政委调走了,这件事没办法解决了,还劝我爸放弃不要管此事了,说抓人其实很简单,“?”但是抓住之后没几天就会被放走,我就不相信,“难道杨某真的在官方有保护伞吗?难道犯罪嫌疑人能够一手遮天把他伤害小康致死的事实能摆平吗?”朗朗乾坤,我就不相信在当今这个法治社会,难道还不了我们一个公平合理的答复,真的就没有一个公检法部分可以审理这个案子吗?否则这件事我们肯定一直上诉,直至得到结案为止。 经过家属的再三催促,2018年7月份,杨某被乾县公安局拘留,在拘留期间,公安局说是证据链不足,杨某无罪。但杨某又愿意拿出7万元人民币赔偿给家属。试问你自己没罪为什么又要拿钱处理息事宁人。难不成杨某是搞慈善的。 当时主办该案子的警官胡小鹏,电话:13892929919 。 梁村派出所所长胡宇星13098105666。 此案件一直未侦破,期间已经换了好几个支队了,请问一个没有侦破的案子经常换案件负责人合适吗?不得不让我们在世间的家属对此案件产生怀疑,杨某背后真的有“高人”撑腰吗?我们要打断保护伞,拆掉黑后台。我深知当今社会是个法治社会,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有官方保护伞的黑社会团伙,在社会上伤害更多法律意识淡薄的人。 希望打黑办真的能够做到像口号里喊得那样“严打黑恶犯罪,弘扬社会正气。”还我们一个公平。 现就2018−8−9向你们举报的《康伟党案件举报材料》,经过我三次的打电话催促,在过去了24天(17个工作日) 后,9月2号大约15:37分接到乾县派出所用座机(029−32903103)由一个二中队姓蓝的队长(我不知道这个字对不对)打打来的电话,说是必须让我在这一两天之类去派出所里跟他面谈关于我弟的案子。2019−9−3日中午11:37分我打电话到派出所,问他们几点上班,可否提前上班,因为我是从西安赶回去的,接电话的人我不知道是谁,说是不行他们14:30分上班。 待到下午14:30分时,我来到派出所门口,被门卫处拦住,问找谁,有预约没?我在想,堂堂公安局、执法机关,为何要大门紧闭,不让群众进入,我就随口说了句还真没见过哪家派出所的门关着不让人进的,人西安派出所的门都大开着呢,门卫却说那你去西安派出所去。瞬间我就火冒三丈,但我还是压制住内心想要爆发的脾气,心想,要是案件在西安能办理我何必舍近求远的跑回乾县派出所来。紧接着我一直往之前给我打电话的座机上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大约在14:40分左右,门卫给蓝队打了个电话才让我进去的,到了二中队办公室门口,他们的门还锁着,又过了十分钟左右,门开了,说是蓝队有别的事情让我再等一会。这一等又过去二十多分钟,大概是15:15分左右见到蓝队,就我弟的案子,蓝队说目前证据不足,定罪的依据不明确,无法对杨胜利进行打击处理、定罪,公安局把心已经尽到了。关于我爸提出的当时涉及礼泉的几个人犯罪嫌疑人有没有叫来调查,蓝队没有明确告知是否调查这些嫌疑人。 我想是问下,一旦案件受理,即使这件事情过去十年了,如果嫌疑人每月抓获,案件一直未有明确的结案。家属几次三番上访,作为执法人员难道就只针对前期工作人员的调查为判定标准吗?不会再对案件开启重启程序,再把当时涉及的犯案人员再请过来询问调查一番,看前后说法是否一致?现在毕竟是死无对证,我不排除对方有串供的可能,或是有强大的保护伞?还说让家属提供新的证据。试问家属如果有新的证据的话还需要找派出所吗? 一个活生生的24岁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底下还有两个儿子,事发当时大儿子年仅4岁,小儿子还不到1岁,试问下若不是被逼无赖,谁会走到这一步。 朗朗乾坤,真的就么有一个有职业道德,有责任心的人来重新调查这个案件。还有谁可以为人民群众请命,调查这些个违法份子,还社会一片净土。

回复内容

回复部门 公安局
回复时间 2019-11-08
回复内容

康苗苗你好:你所反映的问题我局刑侦大队二中队正在线索核查中,具体情况已多次和你联系并反馈。如有疑问或有新的案件情况请及时到我局刑侦大队二中队反映或致电029-32903103。